家裝復工調查:業主急盼裝修 ,工人難進小區

2020-06-29 23:18:53      點擊:424

  原標題:家裝復工調查:業主急盼裝修,工人難進小區

  每年3、4月份,是一年里家庭裝修的旺季,北京市場尤其如此。

  而今年與往年不同,一場疫情讓裝修施工被迫按下暫停鍵。隨著疫情逐步得到控制,各行各業有序復工,北京的裝修行業卻遲遲未能重啟。

  一方面,消費者房貸、房租壓力大,裝修入住的剛需逐步釋放。而與此同時,由于家裝復工的不確定性,多人聚集 、人員防護難度、頻繁進出,甚至很多學生在家上網課,“敲墻裝修”難免擾民,導致施工工人無法進入小區,成為眼下裝修行業全面復工的最大難題。

  這也給家裝企業和工人帶來困擾,裝修公司經營困難,工人沒有收入,被迫二次返鄉或轉行 ,“用工荒”也將成行業難題。

  一個最新的消息是,隨著北京疫情形勢持續向好,北京市4月13日在召開的疫情防控有關會議提出,將有序放開快遞、裝修、房屋中介、家政人員等進小區。

  裝修需求大

網友陳皮糖家裝修未完工的廚房和衛浴間	。圖/受訪者供圖網友陳皮糖家裝修未完工的廚房和衛浴間。圖/受訪者供圖

  網友陳皮糖在北京經營一家影視后期公司,她給新京報記者算了一筆賬。眼下每月她需要支付房租1萬多元,自購房房貸1.45萬元 ,“壓力很大,原本裝修再有十多天就可以完工,而受疫情影響,裝修遲遲未能復工,我不得不一再和房東續約,目前續租到4月底,多花了近3個月約4萬多元的房租。而房東表示不愿再續租了,這樣我還得大費周折再找房子。”

  而讓董女士擔憂的 ,還遠不止這些。她家祖孫三代一直暫居在出租房中,目前房租8000元,房貸1.9萬,原計劃今年6月就能入住自購房,但現在看來也遙遙無期了。“裝修已經花了40多萬元,我擔心時間久了,家具‘全屋定制’材料商會跑路 ,“畢竟我交了12萬元左右的全款。”

  受疫情持續影響,北京市場的家裝工地被迫按下暫停鍵。2月9日,北京《關于進一步加強社區(村)疫情防控工作的通告》第六條提出,“小區(村)內的裝修裝飾等工程一律停止,水電氣熱等工程施工單位、旅館等要配合社區(村)做好疫情防控工作。”根據此項規定,大部分小區要求暫停房屋裝修等工程項目。

 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,隨著疫情逐步得到控制,一些急于裝修的業主 ,自發組建了“裝修復工微信群”,嘗試通過不同方式尋求解決方式。“一直聯系街道和物業,得到的答復還是根據條文規定,不允許裝修施工。”網友陳皮糖表示,“希望相關部門盡快出臺政策,推動家裝施工分階段、合理地恢復。”

  新京報記者聯系土巴兔、住范兒、一起裝修網等裝修平臺及企業獲知,“消費者也多次催促我們裝修復工,不過目前來看,北京市場大多仍處于等待狀態 。”

  全國工商聯家具裝飾業商會副秘書長謝鑫指出,北京市關于疫情防控的政策是一致性、系統性的 ,不會因為某一個單獨規定導致某個行業的停滯。影響家裝施工的最大隱患在于復工帶來的不確定因素,包括多人長期聚集、多地人員聚集、人員防護(監控)的難度、頻繁進出、工地周邊鄰居感受和接受程度等。

  施工工人無法進小區,等待成常態

  雖然消費者裝修需求迫切,但施工工人無法進入小區,難以全面復工成為困擾裝修企業的最大問題。

  目前,北京多數裝修工地仍處于等待開工的狀態,只有少部分允許進入小區施工。新京報記者從企業了解到,土巴兔平臺合作家裝企業的門店復工率在95%以上,但疫情對行業的影響仍在,復產率只恢復了50%左右。

  住范兒的消費群以年輕人為主,對裝修屬于剛性需求,4月8日,其COO曾默翰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目前僅有零星的小區允許工人進出施工 。”截至目前,一起裝修網在北京及周邊共有6個施工項目開工,其中,燕郊3個、通州區1個、房山區1個 、東城區1個。

  曾默翰表示,“對于非本小區人員,基本不允許自由進出,而由于眼下并沒有這方面的明文規定,小區物業基本按照不允許施工進行管理。”他指出,施工工人大多按照施工項目獲取收入,施工一直停滯,工人也就處于無收入的狀態。

  部分家裝企業負責人強調,疫情期間 ,由于停工、交通限制,北京市場部分原材料(黃沙等)有缺貨現象,也給裝修公司帶來了挑戰。此外,目前大部分學生仍在家中上網課,“敲墻裝修”難免被貼上擾民的標簽。值得注意的是,不論是消費者還是企業,都希望北京市可以出臺具體的指導意見,幫助企業明確方向。

  一些消費者 、工長介紹稱,部分南方城市已經開始了裝修施工。據尚層集團介紹,目前其在深圳、杭州、上海等城市的分公司已經進入施工狀態,而北京僅昌平區某小區允許施工 。

 工人佩戴口罩進場施工。圖/尚層裝飾工人佩戴口罩進場施工。圖/尚層裝飾

  對于這一差異,謝鑫表示:“由于各地疫情程度不同,各地政府管控力度會有所區別,如三級防控省區會比一級防控地區更早開放線下市場,但北京高等級防控措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,但我們堅信形勢會越來越好。”

  業內人士表示,目前家裝行業屬于機遇和挑戰并存。一方面,整體裝修需求有一定滯后,當前的總量大環境下滑,對于傳統家裝公司的業務拓展提出挑戰;但疫情也讓用戶消費習慣發生了改變 ,更喜歡通過不接觸方式溝通,也加速了裝修行業的數字化發展 。

  全面復工后或面臨“用工荒”難題

  某家裝公司的錢工長告訴新京報記者,目前大部分工人處于等待復工狀態,但因為沒有收入,部分工人只能轉行他業,而多數裝修工人專注于裝修的手藝,零工也只是暫時的選擇。“不過,也并不排除長期轉業的可能”。

  “有位工友在老家的工廠做搬運工,不少人和他一樣,打算先回家工作一段時間,等北京工地放開了再返回。”據錢工長介紹,他認識的一位電工師傅回到北京近20天后,又返回了老家,“在北京已經隔離了14天,但接不到任何裝修工程,沒有收入的情況下,租房、吃飯都要開銷,不得不返回老家。”

  對此裝修企業也有擔憂,一起裝修網介紹稱,施工工人在京隔離14天后,依然無法進入工地施工,會選擇返回老家或去其他城市,疫情結束會出現用工荒問題。

  土巴兔方面也表示:“這對裝修公司的施工能力造成一定影響,全面恢復后施工能力不足,也是一個問題 。”不過,土巴兔認為目前整體的情況恢復較好,用戶的需求也是逐步釋放的過程,當前“用工荒”問題表現并不明顯,預計在接下來的兩個月可能會逐步凸顯。

  其實,對于全面復工后的用工問題,早已成為行業關注焦點。今朝裝飾集團副總經理戴仙艷曾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稱,目前企業線下訂單急劇下降,還要面對人工 、租金等重重壓力 。而復工后,施工工人或面臨勞動量過大問題,材料生產供應、物流配送等也將面臨考驗。

  在謝鑫看來,目前,家裝施工人員來京的幾率低,市場空洞實際已經形成。“家裝施工工人,尤其是合格、熟練 、優秀的施工工人是稀缺資源,北京復工之后缺家裝施工人員的現象會比較突出。同樣,部分設計師和其他崗位的專業人員也會出現部分缺口,這都會給復工之后的家裝市場帶來一定程度的沖擊。”

  家裝行業或面臨洗牌

  家裝行業依賴線下施工交付,是典型的勞動密集型和重資產行業,資金儲備弱、抗風險能力低 。業內人士稱,施工停滯的時間越久,企業生存面臨的風險越大,不排除一批家裝企業倒下的可能,其中可能還包括一些大中企業。而家裝企業垮塌,將引起一系列連鎖反應,包括客戶預付款、材料商應付款、門店租金、員工工資都將受到損害,帶來程度不一的損失。

  對此謝鑫建議,一是家裝企業要做好財務規劃,盡力合理控制成本支出,保持企業生存所需的基本資金儲備;二是梳理企業內部業務 、管理流程,全力做好市場的細分調查、了解、掌握,為目標市場和客戶做好各類方案、實施措施、保障措施等;三是用好、用足各方資源,包括政策支持以及各關聯行業如材料企業的支持等。

  謝鑫指出,消費者可利用這段時間充分考慮家裝需求,與家裝企業、設計師討論交流方案,了解各種裝修材料 ,掌握各類價格優惠,確定部分裝修材料和產品 。而施工工人則要保障生活收入來源的同時 ,關注北京市場的復工進展。

  截至發稿,新京報記者獲悉,隨著北京疫情形勢持續向好,北京市4月13日召開疫情防控有關會議提出,將有序放開快遞、裝修、房屋中介、家政人員等進小區 。

  新京報記者 張潔

點擊進入專題: 聚焦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聚焦安全返程復工
d88尊龙官网 | 尊龙人生手机版www.d88